首页 >民生图片

2017新鲜网红就业指南

2018-12-17 16:53:52 | 来源: 民生图片

2017新鲜红就业指南

在大学毕业的第三年,阿冷在8个月里获得2800万人民币打赏。作为当时陌陌一姐的她所获得的打赏,比排在第二的多了近2000万。

2016年,狂热的直播拯救了陌陌,也给了无数人打开摄像头就可以一夜成名、日进斗金的机会。尽管可以区分出多种类型,但在大多数的眼里上,红就是直播间里一个个俊男美女的代名词。在大直播时代,成为红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来得更加容易。

浏览器于2016年年中发布的报告显示,面对史上最难就业季,有高达54%的大学生将直播/红作为最向往的新兴职业。

(图自《浏览器大数据:95后迷之就业观!》)

如同阿冷的收入是其后几人的总和,这个看似无限平等的行业也严格遵循着二八定律。腾讯研究院发布会的《2017络主播新风尚》报告中提到:直播月收入1万元以上的头部主播占比仅为5%,而月收入在1万元以下的普通主播占比却高达95%,其中月收入仅在100元以下的主播占比超过7成。

(图自《2017络主播新风》)

日历翻到2017年,对于那些刚毕业或还在学校的少男少女来说,最糟糕的消息是,想要通过直播来成为那5%已经越来越难了。

蛋糕变小只能靠抢

到了2017年,素人还想在直播平台成为第二个阿冷,实在是太困难了。

作为一个UGC产品,直播的流量分配却是典型的二八定律。以斗鱼为例,在其赖以成名的英雄联盟和DOTA2版块里,前五个主播的流量远超版块剩余几十上百的个主播的流量总和。

(斗鱼DOTA2版块前三的主播几乎垄断了全部的流量)

这源于直播的用户习惯。尽管平台提供了大量的直播内容,但在绝大部分用户使用时只会停留在订阅列表。他们通常只会观看自己关注列表里的主播,除非主播停止直播,不会轻易换台。

高观看时长、高粉丝黏性下,头部主播犹如一个巨大且没有溢出效应的流量堰塞湖。斗鱼DOTA2一哥YYF就有一个赏饭的调侃,意指只有他不直播的时候,其他主播才有粉丝观看。

当然,正常来说,风险高回报大,要不怎么人人想做明星?可更关键的是,直播的总盘子还在不断变小,风险高,回报未必大。

熊猫、花椒、映客、虎牙都分别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,且都宣布了新的战略方向:花椒要做游戏直播,虎牙彻底转向移动电竞,熊猫则要搞泛娱乐,都在寻求新的流量增长点。

而易观智库每月发布的移动App报告显示,斗鱼,虎牙,花椒,熊猫等直播平台的月活数据普遍呈衰退状,映客更是从1月的1600万暴跌至900万。

数据来源:易观智库报告

这意味着,刚刚毕业的新鲜素人们,还没有享受过红利,就要开始跟自己的师兄师姐们贴身肉搏。

上快手当微商?(小标题)

2016年最大的流量黑马,是快手短视频。

快手曾经是底层世界的机会,搬砖小伟、天佑、散打哥,一大波素人在这逆袭成功。而快手一哥天佑前一段更是爆出2000万挖角事件。

快手的蛋糕还在变大,加上算法分发,他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流量问题,上甚至针对快手的算法分发,研究总结出了套路,批量售卖。

但选了快手的朋友们很快就会发现,变现将成为最大的麻烦除非成为天佑这样的头部,否则,因为流量质量过低,红并不能接到优质的品牌广告顺利变现。

大多数快手短视频的红人,最后变成了朋友圈卖假鞋假包的微商毕竟,所有这也是最符合快手定位的商业模式了。

靠补贴or选平台(小标题)

本质上,红就业和选创业公司是一个道理,C轮之后的公司对职场新人来说,已经很难在获得额外的收益,但天使轮的公司,如果选的准,很可能成功走向人生巅峰。

一个不变的真理是:新鲜的红诞生于新鲜的大流量平台。正如阿冷走红

2017新鲜网红就业指南

,是赶上了陌陌转型做直播,加上直播大潮,二者互相成全。

虽然2017年可以算是史上红最难就业年,但素人们仍然有找补贴和赌未来两个方向的机会。

就在几天前,腾讯NOW直播刚刚宣布了20亿的扶持计划,说要补贴优质的主播和公会,更早之前,今日头条的火山小视频则拿出了十亿给小视频达人。

NOW直播背后是的流量,火山小视频则是今日头条,而补贴本身又意味着平台投入的力度。有流量,能变现,尚在发力初期,显然,这属于红海里的蓝海。

而音乐短视频则是纯蓝海。今年以来大红大紫的抖音是其中的代表。

抖音一姐吴佳煜@煜 是个从未在别的平台有过表演的纯素人。凭借搞笑,炫酷以及各种充满脑洞的表演,吴佳煜以奇迹般的速度收割粉丝,通过抖音短短数月就累积了150多万的粉丝。

一夜成名,日进斗金的故事仍在延续,只是换了一个地方上演。

根据界面的报道,ID叫做I Love Joker的杨洋,是在抖音上两个月吸粉52万的新晋红。此前同为纯素人的他甚至为抖音的粉丝专门开了一个微博。现在他也做起了直播,刚在上周他进入了一直播主播收入周榜的前30。

不少经纪公司私下交流时表示,旗下红在抖音涨粉的速度远超其他平台。短视频聚集粉丝,直播收获打赏,成了不少新晋红的标配。事实上,直播平台上的主播们也正在批量进入短视频平台。

(左为吴佳煜抖音界面,右为杨洋的界面)

流量只是其中的一角,平台愿意给红投入更多的资源。不久前,抖音就把自己的红人送上综艺高能少年团,并且还跟母公司今日头条联动,和数家影视公司一起搞了短视频选角栏目《中国好表演》。它将根据用户发布的原创短视频里,利要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,选取新版《流星花园》的主角。

当然,抖音走红之后,不少人都看重了这个市场。那个靠直播起死回生的陌陌,在今年又砸下了铺天盖地的品牌投放,宣布要发力短视频了,也想做高端版的快手。

2017年,互联下半场喊了快一年,新鲜的平台已经越来越少,而互联红也到了下半场,流量、变现,素人逆袭的故事越来越难。

史上最难的红就业年,你准备好了吗?

猜你喜欢